一声突吭的「叮咚」,打破了屋内的寂静。正在晚报的陆烨尹,将之放下,走向玄关。在手正要放上门把之际,第二声门铃响起。

    「来了。」喊了一声,转动门锁,按下把手。门开启,看见来人的瞬间,陆烨尹愣住了。

    「陆…先生……。」映入陆烨尹眼帘的是满身的泥泞、遍T玲伤的单薄身躯、被泪水冲刷过的面容。起唇呼喊对方的表情是如此痛苦,想再开口说些什麽时,因扯动伤口的疼痛感而又咬紧下唇。

    这样的表情让陆烨尹的心像是被狠狠地摔落地面的cH0U痛着。

    向前一步,不怕衣服被弄脏的将眼前的人儿,拥入怀中。一手轻轻抚着他柔顺的短发,另一只手紧紧的环住他的腰,像是安抚受到惊吓的孩子一般,不断地诉说着:「别怕,有我在。」

    顿时,一直在隐隐啜泣的人儿,便嚎啕大哭了起来。哭得无助;哭得声嘶力竭。紧紧抓着陆烨尹的衬衣,身T不停地颤抖着。

    「不…好…怕…。呜……。」

    缓缓地移动自己的步伐,将门关上後,背靠之。抱着泣不成声,连一句话都讲不完整的泪人儿一同滑坐於地面,他的心像是被揪疼般的难受不已。但目前只能像这样借给他宽阔的x膛,轻抚他的发。他想这才是目前怀中人最需要安慰方式吧。

    像是过了三刻之久,怀里的人停止了哭泣,稳稳的呼x1声,宣告着主人已入睡。陆烨尹将人儿横抱起,踏着稳重的步伐,走向主卧室。

    陆烨尹打了一盆水,将人儿轻轻地放置於自己的床舖上,上半身靠向自己,帮他脱去身上的脏衣服,一道道怵目惊心的伤痕,尤其大腿内侧和T0NgbU周围更是明显。皱了皱眉头,深怕弄疼一般地小心翼翼,擦拭着单薄的身躯。冰凉的舒适令他舒服得从鼻息间SHeNY1N出声。

    ……等他睡醒了再替他上药吧。

    看着他渐渐安稳下来的表情,陆烨尹安心地笑了笑,替他换上了乾净的衣物。

    掀开柔软的被单,将之盖上。看着哭得红肿的双眼,手不自觉的附上了眼角,温柔的婆娑着,脸上的表情流露出连自己都不晓得的温柔神情。

    而後自己也侧躺上了床,抱紧单薄的身躯,而怀中的人儿像是被惊动到的

    睁开双眼。一脸恐惧的盯着眼前抱紧他的人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接时,陆烨尹被他的眼神吓到了。他晓得那不是针对他的眼神,而是对着心中因恐惧感而产生的幻象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他,不忍的咬紧下唇。